0-2.5岁 2.5-3岁 3-4岁 4-5岁 5-6岁 6-7岁 7-12岁

组织孩子看动物解剖,他们为什么坚持给孩子最残酷的生命教育?

妈妈,你会死吗?我以后会死吗?死了以后的世界是怎么样的?这是很多孩子会对爸爸妈妈提出的问题,面对孩子这样的问题,父母可以趁着这次机会给孩子进行一次有意义的生命教育。

前一阵,在网络上有这样一则新闻:

【重庆一小学组织现场杀年猪 弘扬传统文化】今天下午,重庆玉带山小学举行“民俗文化代代传 传统文化进校园”活动。学校专门从乡下买回两头年猪,请来村民讲述年猪习俗,同时还有专业的传统杀猪匠,宰杀年猪后,由科学老师为学生讲解年猪的身体结构。

重庆杀猪

孩子围观

(图为孩子们围观杀猪)

这条新闻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A:有网友认为场面血腥,不适合让孩子看,“为人师表,任何时候,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应让学生知道,人本善,性要慈,远离屠戳,长治久安,稳定和谐才是根本”;

B:但也有网友认为这种观点太虚伪,“你有本事别吃肉”、“如果杀猪都害怕的话,以后战争了怎么办”……

 

重庆这所小学的做法妥当与否,小编不做评论,只是这让小编想起了少年商学院的一篇文章,送给大家——

丹麦被称为童话王国,是不少人心中童真、快乐的象征。但最近在安徒生的出生地Odense,却上演了一出让全球家长惊讶不已的“残酷”的生命教育课。

 

▋打破孩子象牙塔的“奇葩”动物园

那是一个星期四,Odense一家动物园公开解剖了一头只有9个月大的雌性狮子,入园参观的包括当地一群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负责解剖的人员向观众展示狮子的内脏,由于血腥味太浓,很多人用手掩着鼻子。

十几年来,Odense的动物园常常会把死去的动物做公开解剖。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还解剖了骆驼、马和貘。今年年初,哥本哈根一家动物园也公开解剖了一头长颈鹿,一下子吸引来全球媒体的关注,世界人民开始注意到这些“奇葩”的丹麦动物园。

丹麦杀长颈鹿

(图为丹麦动物园解剖长颈鹿)

在孩子面前解剖小动物,不太合适吧?动物园的生物学家Nina Collatz Christensen形容,孩子们都被迷住了,有孩子把自己的小手跟狮子的爪子比较,不过,也有少数孩子退缩,“孩子们靠近解剖桌,即使气味浓烈,都无阻他们专注观察整个过程。没有人投诉,觉得难受的孩子会离场。”

 

▋孩子们需要知道,解剖动物“是不会闻到花香的”

其实很多动物园都会选择用安乐死的方式处置“多余”的动物,园区面积不够、经费有限等,都会导致近亲繁殖和大部分动物严重生病。但为什么要在孩子面前提供一场动物解剖的公开课?

奥登塞动物园技术团队的负责人说:“我有很多其他动物园的同事,也希望能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没有办法。因为在他们的国家里,舆论压力太大。”

她说,丹麦人向来是务实的,不会把感性放在常识之上,现场参观解剖过程是丹麦孩子宝贵的生物课。孩子们是好奇的,会提问,而不是害怕。反而是大人往往反应过激。

这样的户外生物课却很受丹麦家长的欢迎,每次公开解剖,都有家长带孩子前来观摩。最开始,工作人员解释了他们为什么要安乐死这头健康的狮子:“如果它继续长大,就不得不和它的妈妈或者姐妹交配。这就是我们说的近亲繁殖……”接着,两名工作人员,平静地取出狮子的内脏,依次展示在桌面上。

当狮子的尸体被刀子切开后,散发出难闻的味道。前排的孩子们由于距离只有一米左右,开始捂住鼻子。于是工作人员说:“如果解剖动物,可以闻到花香,你们不会觉得挺奇怪吗?死去的动物,就会有死去动物的味道……”之后,他们通过讲解狮子的各个器官,告诉孩子们,狮子为什么可以成为食物链顶端的肉食动物。

 

▋丹麦的生死教育:坦白而直接

 

就像很多人不能接受这样直白得有点过分的教育方式,丹麦人不接受在儿童面前过度粉饰出一个美好世界。丹麦常被评价为世界上最快乐的国家,于是很多人讨论怎样的家庭教育才能创造出这样快乐的态度。显然,谈论不完美的结局是很重要的部分。

Odense动物园每次公开解剖之前,都会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起讨论。英文评论大多是一边倒的抨击和谴责,而丹麦语的留言则更多是肯定、支持和理解。

很多回复,甚至让人觉得是在讨论哲学问题。

“我不认为解剖一头狮子和屠宰一头猪,有任何本质上的不同。”

“如果我们能在超市里平静地挑选肉,为什么不能面对解剖狮子的过程?”

“这个活动能让人了解,为什么我们需要动物园,以及我们如何在动物园里养殖动物。”

不少丹麦动物园里会直接把标语写成“请勿倚靠、攀爬围栏,如果你掉下去,动物会把你吃掉”,确实,动物园不是游乐场,应该把真实的动物世界展示给孩子,而我们在与孩子讨论这个世界时,也无须刻意回避那些阴暗面,每个人都喜欢童话,但孩子们需要知道,不是每个童话都能有美好的结局。

《丹麦式育儿》(The Danish Way of Parenting)的作者Jessica Alexander曾这么评价在孩子面前解剖动物的事情:“对于生死命题,丹麦家长的取向是坦白而直接的,无论是好的、坏的、丑的都不会对孩子隐藏。但对外国人来说,这未免太直白了,就如一个锤子兜头砍下来。不过,一旦习惯了这种直率,那可是耳目一新的。”

1049
相关阅读
关于死亡的教育

死亡不可怕,让孩子正确面对和认识死亡。.

圈圈 0 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