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岁 2.5-3岁 3-4岁 4-5岁 5-6岁 6-7岁 7-12岁

静待花开之真实的谎言

同伴冲突

这几天孩子又经历了一些对她而言,不一样的体验。
上周五,放学,孩子兴高采烈地对我说,她被英语老师选上参加一个课堂视频录像的活动。作为一个反应慢的普孩,这是她的第一次。孩子觉得自己最有信心的是字,运动,每每都选不上。我们在机构的英语学习是尾巴上的尖,但好赖有机构基础,在班里不是最强也算不错。还是班里英语互帮小组类似领读的小角色。因为是第一次,她兴奋有点过头。最近我一直在看道德经,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也不知道会从哪个角度弄出来什么事情,只能静等着事态的发展。
果然,周一就开始了。英语互助小组,她帮助最多的小男孩hyl忽然对她的态度和互动产生变化。以往,孩子回来说起hyl几乎都是帮着我这个帮着我那个。我知道,我家孩子在教他读英语方面确实让他受益了。这个孩子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表达感谢。而这天,无论英语课还是音乐课,只要我孩子张口,这个孩子就在底下大声嘲笑,大嗓门好难听什么的。弄得英语课,我孩子读不下去,直到老师把hyl叫起来罚站。以后这几天,他们俩小小的纷争不断,孩子回家就跟我练习说三句话,还告诉我,吓唬他不再帮助他读英语了,这个孩子也硬着脖子说谁稀罕云云。到了周三,我孩子彻底崩溃,因为班里有一个爱起外号的男孩子,他在一如往昔地叫我家孩子外号的时候,hyl也跟着起哄。那个爱起外号的孩子,是谁都起外号。我孩子留了个心眼,把他生日套出来,问我怎么对付,我通过生日数字看出来,一个只有2617的孩子,没有什么格局,渴望友谊,聪明不知道用在哪里,他叫你外号无论你怎么回应,只要你回应了他就高兴。所以别理他,这个孩子人缘也不好,越是这种情况,凡是被他起过外号的人,明里暗里会帮你。但我孩子无论如何想不到的是,hyl竟然跟着起哄,还好,我其他的东西说中了。另外一个强势的小女生,和我孩子一起配合,把这两个倒霉男孩子给骂跑了,至于怎么骂的,涉及到精神文明建设,这里就不提了。对于我而言,凡是有效的,符合当时环境和当事人需求的都是可以的。我对两个小姑娘的彪悍行为表示赞赏。孩子那天晚上一定要求我去找hyl的家长,我也觉得应该有一个了结。因为孩子也努力了。他们正好在院里练击剑,hyl是重剑手。我们练完射箭,他们一般还没有结束训练,正好找他们家长。我和hyl爸爸打着哈哈愉悦地就把这个沟通做了。孩子周四放学告诉我,hyl找她沟通了,我跟你闹着玩的,你接受不了,以后就不开这种玩笑了。然后两个孩子约定还要做好朋友。其实我心里是明白的,整件事情的起因还是跟我孩子得意忘形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说话不注意伤害了hyl有关系。只是我孩子说不出来,那个孩子难受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的本能出现了。但这几天两个孩子也互动的差不多了,有个台阶大家好下。但是现在孩子这个水平,我说了,她也是是懂非懂的,不如找到更合适的契机,我想好了再来。许是放松了,孩子又给了我一个重要的信息。

那是我家孩子跟hyl负面互动最强烈的那两三天发生的事情,我孩子当时对我说的是,他们告诉我hyl最讨厌我。我立刻问,这个他们是谁,孩子想了半天,才说,其实就是一个叫lfh的小男生,过来找我家孩子咬耳朵,告诉我家孩子,hyl最讨厌的人就是你。我想因为那几天的其他事情更热闹,我孩子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现在想起来,问我怎么办?我一般都不直接说办法。我问了几个问题。那个孩子还说了什么,他是什么表情。我孩子说,说了几句,但就记住这一句,因为太生气了,表情什么的也忘记了。我继续问,你在生谁的气,是这个传话的倒霉孩子还是那个说你讨厌的孩子。我孩子在家里跟我聊天,几乎没有和这个lfh的互动的内容,可以想象,她和这个小男孩平时鲜少互动,没有什么交集。我孩子说,我是为了hyl说我讨厌生气。然后马上又要跟我练三句话,因为当时太生气了,那个告密者怎么走的都忘记了。她要补上,下次再过来,要把这三句话送给她。我赶紧让她打住这种惯性思维。这三句话其实有示弱的成分,更多的是为了解决冲突。他们之间的互动不合适。我忽然想到了这几天孩子听的台儿庄大战的故事。
我问孩子。你觉得你和lfh这个互动里,谁像鬼子皇军,谁像汉奸。我孩子毫不犹豫,妈妈他是汉奸,我像鬼子皇军,但我想当共党实在不行当国军。我说,咱们先来琢磨鬼子汉奸,再来琢磨共党汉奸。孩子同意了。我问孩子,你平时也不怎么跟lfh玩,你觉得在那个节骨眼他跟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我孩子说不知道,也猜不出来。但她忽然有所感觉,有可能是不安好心。因为他们俩是好朋友。
我告诉她,妈妈可以猜到的有几种可能,第一,他帮他的好朋友,告诉你这个信息,过来看你生气难过,他觉得打击你是帮朋友;第二,这个事情hyl是不知道的,但他一方面嘴欠另一方面也是想趁机踩你两脚,看看你生气的反应;第三,他有可能就是好心,但如果是这样,他们为什么不当面跟你说,即便你和hyl吵的最厉害的时候,也应该是hyl跟你说,可见hyl那时候再生你的气也是留有余地的。这个孩子悄悄地过来跟你说这个算什么,是对你好心还是背叛自己的朋友。所以说,我问孩子,你们三个人这个互动,你说谁最不是东西。我孩子说,那怎么办,我那三句话要怎么说。我说那三句话就不应该是这个内容了。
我继续讲鬼子的故事。鬼子侵略中国,其实想养几个汉奸也是不容易的事情。他们有时候要给汉奸米西米西,要给汉奸花姑娘大大地有,甚至还要扣上汉奸的一两个亲属作为人质。期间好几个名词我要解释。无法解释的我让她有功夫继续百度去。我说老天爷给了你一个白来的汉奸,你还不用好了。你那个时候跟国军打这么厉害,孩子还在那里反对,我要当国军。我说不管你是哪一方,是不是需要很多对方的情报,卧底主动过来投诚,后来发现我用太多术语孩子听不太懂。反正汉奸主动过来给你汇报情况,如果我是你,我要问的是,还有吗还有吗.......直到把汉奸的资料榨干了为止,谈话最后结束,你会怎么说?我孩子本能接口说谢谢。但又反应过来,那是汉奸啊,怎么能谢谢他。我说你又不用给他米西米西,又不用给他花姑娘大大地有。这点嘴头上的礼貌还不是应该的。如果你练出来了,还要继续对他说,有什么新情况要告诉我哦。不过我想,你现在还需要慢慢来。至少这点礼貌你要做了。我孩子还在纠结,妈妈我就想当共产党,共产党是怎么对付汉奸的。我说不用共产党对付,最大的汉奸汪精卫死在日本人手里。凡是汉奸,最后都不得好死。有的是人来对付。共产党也收拾了不少的汉奸,你慢慢听历史故事就都有了。我孩子说,那我怎么知道谁是汉奸谁是好人。我传递的理念是,有时候汉奸也是培养出来的。人家给你起外号的时候,你和好朋友一起做的是合作,你们肯定没有想到去评判喜欢谁讨厌谁,谁好谁坏。所以有时候管住嘴,因为国共也会合作,日本和中国打仗也会建交,关系是会变化的,最好不要在一个朋友跟前说另一个朋友的坏话,不留神培养一个汉奸出来。和朋友能合作就合作。但到了什么时候,两边讨好的汉奸最后两边都不讨好。香港电影里,所有的卧底拿两份工资,最后谁都不得好死。无论孩子可以接受到怎样的程度,我觉得我把一些种子种下了。至于未来长成什么样子,只能走着说了。
现在我比较苦恼的事情是,孩子想要听一听关于汪精卫的故事,小鲁里面肯定没有,到哪里去找孩子可以接受的这方面的资料,比较头疼。

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吴亦信之;德信。无论诚信还是信任,其实我们要做好的只是自己,至于其他人怎么对我,那是他们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与其从事物表象来评判是非,不如找到符合自己需求,对方可以接受,符合当时环境的有效办法来。撒提亚与老子也是一致的。

868
相关阅读
绰号:我的童年噩梦

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都会有一个叫“大头”或者“小胖”的同学,这些在我们听来貌似很亲昵的绰号,在一些心理比较脆弱的孩子听来则会变成刺激他们的导火线,同学间的歧视和教师对于差生的歧视则会成为他们一生的阴影。.

老李宝宝 0 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