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岁 2.5-3岁 3-4岁 4-5岁 5-6岁 6-7岁 7-12岁

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

世界上总有许多父母是这样。


文/雷斯林

6月13日上午,刚参加完高考的小斯尸体在四川省达州市渠县的渠江河面上被发现。生前,他在QQ空间里发表长达2800余字的日志,称“感受不到家人的爱”:

“有点什么事情就打,考98分都被骂,吃饭打嗝一耳屎打起来,夹菜姿势不对也一耳屎打过来,自己小时候生活不好非要对我要求严格。当然也可以说是什么对我的爱啊,但抱歉我情商低,感觉不到,虽然我懂这个道理,但从心理非常不认同。”

“第一次月考全校73名,打电话的时候给我妈说了,我妈说才73名,呵呵,我在电话另一边都快气哭了。达外竞争多激烈,其他同学考到前600名家长都有奖,而我呢?”

“我一直很自卑,个子矮,穿的衣服不好,听他们说的事,我一件都没听过。and so on,反正我越来越自闭,心里越来越……说不出来的感觉。反正我觉得我自己很不好,除了成绩。”

“再然后,我发现我活得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的心已经变得我自己都感到厌恶了,明明充满了负面情绪,却……我觉得我自己已经毁了,我的情商太低,情感这方面严重有问题,感觉不到父母对我的爱,分离时不会有不舍,就连喜欢一个人现在想想也只是因为心里很空洞,想放一个人在心里,而已。”

“死了,我的心自由了。”

虽然我无法理解这孩子心中具体所想,但我能体会那种完全不被外界理解的感觉。因为家庭以及个人条件的原因,小斯可能在学校里朋友不多,而回到家以后,父母不但没给他家的温暖与来自父母的理解。反而连让孩子倾诉的机会都不给。

即使是个成年人。被和世界隔绝开来,被冤枉,没有人理解,最终走上绝路的也不在少数,更何况这还是个内向的孩子。

这种感觉就像是不会游泳的人落入深水。

——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听很多人说起过自己孩童时,被逼急了,受尽委屈,就会想“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稍微让步一下,会不会心疼,承认一下是你错了呢?”

本来把孩子逼到这一步,就已经很悲哀了。然而更让人悲哀的是,有些父母即使这样也不会承认自己错了。他们只会看到自己多少年的辛苦白废了,你这孩子真是白眼狼:

6月16日,小斯父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完全不知孩子心里想了这么多。父亲承认自己管教严格,但“那些都是他小时候的事,他是我的儿子,我怎么舍得打他,骂他”。母亲则哭着说:“没想到他这么记仇,他怎么就不想想我们的好?”微博上也有网友表示“这样记仇的孩子就是白眼狼。”

世界上总有许多父母是这样。

在孩子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从来不出现。而当他们需要孩子的时候,却希望孩子什么都能服从。对他们来说,让孩子听话的需求甚至高于孩子本身的幸福,这让他们也过了一把当有权力者的瘾。

有一个传递至今的谎言便是世界上所有的父母都是圣人。

但其实大街上任何一个有生育能力的人都能成为父母,无论他是个圣人又或是彻头彻尾的恶棍。

伊坂幸太郎说:

“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

一年前,有个朋友终于被他那个从小就对他刻薄的父母逼到同未婚妻分手,我写了一篇文章《父母的强盗逻辑》,分享于下:

世界上有很多很可笑的事情。

比如说朋友的父母费尽心机拆散了相爱7年的他们后,朋友哭着问父母究竟是为什么,他妈给出的理由居然是“这女生太瘦,生不出孩子,尖嘴猴腮的,克夫。”末了还非要加上一句:“我这是为你好。”仿佛受伤害受委屈的不是被说成克夫的姑娘,不是在媳妇和娘亲间夹着两头不是人的男孩子,反倒是她这个无理取闹的王母娘娘。

比如说有的父母在偷看过孩子的日记本,翻看过孩子的手机短信,甚至偷偷跟踪孩子,给孩子装上跟踪器,被孩子发现后,跑出来抱怨:“我家孩子什么都好,也听话,就是太冷漠,什么东西也不和我们讲。”

抱怨时,父亲常常会摇头叹气说:“我供他吃,供他穿,亲人搞得像陌生人一样。”而母亲则会在一旁焦急地说出那句经典的话:“我们做那些事为了谁,其他人我才不关心呢,我们这还不是为他好吗?”

仿佛隐私权被侵犯,生活在无尽的被监视的恐惧中的不是孩子,反而是他们。最后居然像个受害者一样反过来指责孩子对他们冷漠。居然要我去劝劝他们孩子,说我的话孩子听得进去。

听得进去个鬼。

当然最黑色幽默的是,当杨永信的“戒网所”被曝出其实是采取电击的方式治疗网瘾,可能对孩子会造成不可逆伤害,而且这样的方式根本治疗不了网瘾,只能让孩子暂时听话后。有的家长依然在电视里,在马赛克后,说:

“至少他听话了,有用了,那也比之前那样整天就知道玩要好啊。”

哦,原来他们也知道自己其实并不想让孩子戒掉网瘾,只是想让孩子听话。就为了让孩子听话,杨永信的戒网瘾学院每年可以收益8000万,这还只是在山东的一所很小的城市里——让孩子听话原来让中国的家长如此兴奋,乃至于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哦,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孩子明明被电得抽搐,昏厥,被精神压迫,打击,限制自由。依然一边流泪,一边说这里好,不想回家了。

又心疼又心寒。

我国大部分父母和子女相处的方式和教育观念是天生有问题的,所以豆瓣才会有几十万人在一个叫做“反对父母”的小组里,每天控诉父母对自己的迫害,所以教育专家才要一天又一天地呼吁,教育孩子要用适当的方式。

然而问题却从来没有真正改观过。

因为只有很少的人意识到,父母也许并不是圣人,所以在涉及父母的话题总是用尽量中立,轻柔,缓和的词句。而最感同身受的孩子痛苦的大喊却从来不会被父母真正重视。

因为他们天生就不把你当成和他们同样等级的人在交流。他们认为孩子是他们的私有财产,不承认孩子的自由意志,也不承认孩子和他们间应该有一定界限。

所以才会肆无忌惮地无限侵犯你觉得自己应当拥有的人权——隐私权,独立思考权,人格权。因为他们压根没把你当成一个独立的人来看,你只是寄托了他们的爱,关怀以及控制欲的某样物品罢了。

所以才会在你反驳他们的时候,暴跳如雷,用尽一切办法试图打压你。

比如说他们习惯性帮你做选择。

若孩子反抗,反抗对了他们绝对不会道歉,反抗错了他们就会要你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那之前他们为孩子做的错误选择呢?

比如说你和他们讲道理,他们和你说亲情。(我们是不是一家人?)

你和他们说亲情,他们说你年纪轻,too young,没有人生的经验。(小孩子懂什么。)

你和他们说你的经验,他们和你说长辈的威严。(孩子能不能驳斥父母)

你大了不睬他们的威严,他们就开始说酸话。(孩子大了,都不认这个妈咯)

最后证明是他们错了,他们会说。

“还不是为了你好,别人家孩子我操心这么多吗?”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他们从来不会真诚地道一次歉。

要知道,有些道理是用来说给别人听的,有些道理则是用来自勉的。

除了父母口中,我从来没听过把“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样一句用来自勉的话拿来要求别人的。

这和要求别人“努力奉献,感动中国”有什么区别。

然后你明白了,其实父母并不是想和你讲道理,他们只是想让你听话罢了。这招不奏效,在你小的时候,他们还会男女混合双打呢。

在你上大学以后,他们还会“不然断你生活费呢”。

在你工作以后,他们还会“你要是还认我这个爸/妈”呢。

很多人在这样的蛮横环境中度过自己的童年和学生时代,这让他们要么长大后也变成这样的人,要么再也不想回到父母身边,听父母说任何一句话。

在这点上,我真得感谢我的父母。

他们在我成长的路上,总是在我需要时给予我适当的帮助,却又不过分把他们的意志强加到我头上。懂得放懂得收,真正把我当成和他们一样平等的,独立的个体来看待。

这让我的童年,学生时代,以及开始工作后的生活都非常自由快乐,虽然有时偶尔会有一些小摩擦,最后都可以静下心来,民主,自由地解决它。

这给了我很大帮助。

很多人问我,如果父母恰好是过度干涉我生活的那类人应该怎么办。我的经验是尽量独立,做出点父母做不成的成就。让他们意识到你不是他们的附属,不是他们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而是活生生的,平等的人。

也许这样会好很多。这也许也是自由的条件与代价。


最后放一首纪伯伦的诗作为结束吧: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

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

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

他们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


你可以给予他们的是你的爱,却不是你的想法,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庇护的是他们的身体,却不是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属于明天,属于你做梦也无法到达的明天,

你可以拼尽全力,变得像他们一样,

却不要让他们变得和你一样,

因为生命不会后退,也不在过去停留。


你是弓,儿女是从你那里射出的箭。

弓箭手望着未来之路上的箭靶,

他用尽力气将你拉开,使他的箭射得又快又远。

怀着快乐的心情,在弓箭手的手中弯曲吧,

因为他爱一路飞翔的箭,也爱无比稳定的弓。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为你写一个故事(Astory4u)(侵权删)

1168
相关阅读
坚持一下,宝贝

坚强 快乐.

木妮儿 0 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