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岁 2.5-3岁 3-4岁 4-5岁 5-6岁 6-7岁 7-12岁

离平等有多远,看看任正非和挨打的顺丰小哥就知道了

“有些人虽然把辫子剪了,心里却还跪着。真正的平等,是不媚俗,也不媚权,不讨好,也不垂怜。一切尊重,一切由我。”

这几天看新闻,心里挺难受的。不光是因为事件本身,也包括背后浮现的舆论。

顺丰快递的小哥挨打,大家都看到了。不慎刮蹭倒车车辆,按理商量赔付就是。可操着一口北京腔的大叔,却骂骂咧咧地不停抽打。

这事儿和北京关系不大,换哪儿都有不讲理的主。可像大叔这样的人,生活中却着实不少。

如果换一个西装革履的老板,或者斯文端庄的白领,大叔还会这样吗?我相信不会。归根结底,还是快递的工种相对底层,也多是外来务工人员,撩动了大叔心里划分三六九等的那杆秤。

打骂固然是极端表现,可时不时秀一下优越感,却是很多人的通病。

640-2

我生活在上海。上班通勤,经常遇到衣衫褴褛,身上还有气味的建筑工人,搭乘地铁去远郊的工地。行至市中心,车厢拥挤,难免摩擦碰撞。经常有中年阿姨说这样抱怨:“不要挤好伐啦,臭死了。”临了,还甩下一句“乡下人”或者“巴子”。

有一次我去吃火锅。隔壁桌的大叔买单之际,让服务员再送半个西瓜。是的,你没看错,半个。当时我就震惊了。可服务员比我有涵养,微笑着回答:“我先和领班商量一下。”大叔当场翻脸了:“有什么好商量的!我们吃火锅没付钱吗!你不就是个臭打工的吗!让你们经理来!”

大城市看不起小村镇,雇人打工的看不起替人打工的,开汽车的看不起骑助动车的,做白领的看不起送快递的。甚至在群体相对集中的领域,读纯文学的鄙视一下网络文学,听古典音乐的讥刺一下流行音乐,也是家常便饭。

以前我不明白,个人选择为何要上升到高级和低级的无聊比较。后来看多了,渐渐懂得,弱者的确要从他们眼中更弱的人身上寻找优越感,这是他们继续苟活的唯一慰藉。哪怕有一天,实在无甚可比,他们仍然能挺起胸膛,骄傲地宣布,我中文比扎克伯格说得好,我的离婚次数比默多克少。

另一条新闻,是华为总裁任正非,深夜被拍到在机场排队等出租车。独自一人,没有助手,没有专车接送。

640-3

任正非本人还没有说什么,部分网友先急了:“一个年销售额近4000亿企业的领导人,他的时间应该用来排队等出租车吗?”“把时间花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不好吗?为什么要花在排队等出租车这种事情上?”还有大量质疑炒作的声音。

我就好了奇了,顺着这种逻辑,“一个年销售额近4000亿企业的领导人”,他怎么想你能明白吗?他的时间怎么分配你管得着吗?他理解的“更有意义”和你理解的“更有意义”是一种意义吗?

其实,说着任正非应该“更有意义”的,和时不时要嘲笑一下快递小哥的,恰恰有极高的重合度。

在他们眼里,位高权重或者富甲天下,就是高级。奔波劳碌或者庸常平凡,就是低级。鄙视链上仅有的参考就是钱与权,名与利。而且,这套评价体系有不可违背的原则:一切向钱看,一切要进步。大企业老总排队等车就是浪费生命,快递小哥犯错就是死有余辜。

640-4

辫子都剪了那么多年了,有些人的内心却还跪着。他们从未领悟,参差多态是幸福的本源,一个理想的社会,应该包容并鼓励多元的价值观。他们也从不承认,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这种平等不以财富计量,不以权势评价,你眼中的强者,未必需要万众仰望,你眼中的弱者,也容不得轻慢践踏。

真正的平等,是不媚俗,也不媚权,不讨好,也不垂怜。对每一个个体都尊重,对别人施加的影响,也一切由我。

640-5

还记得窦唯一身便装现身北京地铁,一部分“意见领袖”是怎么评价他的吗?“不体面”。对这种鲜衣怒马香车美人才“体面”的持论,窦唯只用了八个字回应:“清浊自甚,神灵明鉴。”在我眼里,这才是真正的“体面”。

最后说个见闻。有一次坐车上高速,看到前面一辆豪车,车尾的置物窗上放了一排塑像。有财神,有观音,有耶稣,还有招财猫。开到旁边一看,油箱盖上的贴纸,写着“财源广进”。

开着价值百万元的豪车,心态却还是大写的穷。

如果名利是一场梦,不论春梦噩梦,都希望我们每个人,能比这位车主醒得更早一点。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已获得傅踢踢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1313
相关阅读
一位乐高迷家长的思考:乐高真的对我们的孩子有益吗?

乐高真的对我们的孩子有益吗?.

妈妈育儿手册 5 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