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岁 2.5-3岁 3-4岁 4-5岁 5-6岁 6-7岁 7-12岁

沈奕斐:还在说孩子是捡来的?性教育不是那么难!

对于中国的大部分家长来讲,“性教育”一直是个头疼事儿,因为难以启齿,所以也就讳莫如深,这也就导致了“垃圾桶”、“河边”等地方成了中国孩子的主要来源地。那么,孩子的性教育,真的就这么难吗?

这两天,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设计编写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在微博、营销号,甚至是主流媒体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被不少家长指责为“尺度太大”。

事情的起因是杭州有位妈妈在微博上上传了三张课本的截图,怒斥“看不下去了”。

尤其是这张,很容易让人认为这是一本“色情”书籍

但是后经央视新闻、环球时报等主流媒体辟谣才发现,这根本就是网友的断章取义。在课本中,这一场景原图应该是这样的:

这是教育孩子在面对他人猥亵时,应该采取的做法

其实,无论那位网友最初的动机是什么,但是我们看到,每次有关小学生性教育教材的新闻,总是能迅速引起广泛关注,而且大多数时候家长都是持否定态度。

那么,到底是这些教材真的就尺度太大呢,还是中国的家长在孩子性教育方面一直都还是羞于启齿呢,亦或是过于恐慌呢?在我看来,恐怕是后两者的因素更多一些。

一天,女儿有有的幼儿园老师给他们讲了一个“小威向前冲”的故事:小威是一个小精子,他和3亿个朋友一起住在布朗先生的身体里。游泳大赛的日子一天天近了,小威每天都在努力地练习……他知道他必须要游得非常快,才能赢得奖品——一个美丽的卵子。比赛结束时,发生了一件既神奇又美妙的事……这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儿童性启蒙故事,顾老师讲得非常生动,绝大多数小朋友在愉悦的气氛中了解了“我是从哪里来的?”

但是,逻辑性特别强的雷雷不满足这些知识,回到家中,他询问妈妈:“小威是怎么跑到女孩子的身体里的呢?”雷雷妈妈回答说:“从你的小鸡鸡那里跑过去的呀。”“可是,从小鸡鸡里怎么跑过去的呢?”雷雷继续纠结着,而雷雷妈妈不知道如何回答,于是选择了回避问题。

打那以后雷雷对自己的小鸡鸡特别感兴趣,悄悄地进行起了研究。他告诉妈妈:“我的小鸡鸡有时候会很大,有时候会很小。当我想到露出PP的时候,小鸡鸡就会变大。”雷雷妈妈表面装得很镇静,但是内心却是很震惊:“天啊,这是什么状况?难道是早熟?!”雷雷妈妈不知如何是好,向我求助。

我的回答是:“如实相告。”在孩子第一次问的时候,家长如果能用平和的态度告诉他,爸爸有一个神奇的器官,能够把精子输送给妈妈,都能你长大了,小鸡鸡就能变成那个神奇的器官。家长的态度越平和,孩子就觉得这事情就很正常,他就越不会特地去研究。

在有有4岁的时候,我们带她去科技馆,在讲“生命起源”故事的地方,我们就把这一过程详细地讲给她听,包括她有一个小洞洞可以接纳小鸡鸡等等,但是我们也告诉她,这一过程会发生在她长大以后,因为她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做好准备呢。有有当时也问了很多问题,我们都如实回答。

后来遇到幼儿园老师,她告诉我,当她讲完小威的故事,问小朋友这个故事讲了什么,有有第一个举手回答:“一个精子遇到了卵子,然后他们结合成为了受精卵,受精卵长大了,就是出生的小宝宝了。”

说实话,我也很吃惊,有有竟能如此精确而又科学地回答这个问题,记得当时她问了很多有关过程的问题,而这些在她的回答中竟然都被过滤掉了。可见,对孩子来说,他们的目的就是了解自己是怎么来的,和性的关系并不大。

同样,雷雷之所以研究自己的小鸡鸡,也不是因为他有了成人意义上的性意识或性冲动,而是他发现了一个他回答不了、妈妈也回答不了的“问题”,是问题本身激发了他的兴趣,而不是“性”引起了他的兴趣。

我觉得性教育的难点其实并不在于如何把过程说清楚,而是告诉孩子何时是小威向前冲的恰当时机,以及如何开始。这一点对很多父母来说,本身就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18岁以后就可以?相爱了就可以?安全的才可以?结婚了才可以?幸运的是,在孩子青春期之前,这个问题其实不需要父母给予孩子作具体回答,你只要告诉他们:“长大以后就行了。”回答得模糊一点,没有问题。青春期有关“性”的问题才是具有挑战性的,因为这一问题是在挑战父母的性道德和性实践之间的差异。

其实,真正的性教育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找一个特定的时间跟孩子解释性行为,而是在日常生活中根据情景,自然而然地解答孩子对身体、两性交往和自我认同这三方面的问题。对孩子来说,问小鸡鸡的问题就和问公鸡母鸡的问题一样,当他觉得不一样的时候,只是因为成人用了成人的态度告诉他“你问了一个很不一样的问题!”而你一旦激起了孩子的好奇心,那么你就得想法设法怎么能满足他的好奇心。

“性”本身是个很平常的事,尤其是对于孩子而言,性教育也并不是洪水猛兽,父母完全不用感到羞耻,亦或是恐惧。


23
相关阅读
一位乐高迷家长的思考:乐高真的对我们的孩子有益吗?

乐高真的对我们的孩子有益吗?.

妈妈育儿手册 2 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