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岁 2.5-3岁 3-4岁 4-5岁 5-6岁 6-7岁 7-12岁

“温柔而又坚定”别人是怎么做到的?我好疑惑

和善是表达我们对于孩子的尊重,而坚定强调要尊重我们自己,尊重情形的重要。


最近,一个朋友向我吐槽我们这些做家庭教育者的虚伪


起因是她听了场孩子学校组织的有关家庭教育的讲座。


主讲的专家提到了一个例子,说孩子早上很拖拉怎么办啊?


专家说你不能够很急躁地催促他快点快点,而是要你温柔而坚定地去跟他沟通,比如你可以很温和地说:现在时间很紧张了,所以我们能不能够稍微快一点呢?不然我们就会来不及了。


我的朋友就说:你看,虚伪吧?有本事你就不要提快点两个字!



朋友说的这种事情还真是在频频发生,过去小孩子一犯错,父母可能一巴掌上去,于是孩子听话了;现在,父母学了各种各样的育儿的理论,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情绪,用温柔而坚定的方法去跟孩子沟通,可是效果呢却不见得很好,孩子问题也不见得少,甚至,青春期的问题一样严重。


我在实践中也发现,那些从来没学过心理学,也不爱看育儿书的家长,如果他孩子有问题了,我们用心理学的技巧几句话或者几个方式就能够让他对你敞开心肺愿意跟你沟通。


而那些学过心理学或看了很多育儿书的,孩子出了问题以后,你不管用什么方法,他都会用非常警觉的态度来堤防你:你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招,你用各种方法,最后的目的还是要让我听你的话!


所以,简单的用温柔而坚定的方法,真的管用吗?



温柔而坚定的这个说法来自《正面管教》这本书,在书里用的词叫“和善而坚定”,强调和善是表达我们对于孩子的尊重,而坚定强调要尊重我们自己,尊重情形的重要。


由于书里讲得比较抽象,读者不太能理解什么叫尊重,所以在实际过程中,这个和善而坚定直接就变成了温柔而坚定,我态度很好,但是我对规则要求还是很严格的。但是,当我们这么去做的时候,很可能忽略了西方理论到中国来的时候的水土不服。


《正面管教》是美国人写的,理论也好,案例也好都是在美国的文化背景下的,这就跟中国的文化差异很大。


我自己是做中美教育文化比较的,我常常的一个感受就是,美国的文化强调个体权利的神圣,他们对于个体权利的边界是是非常清楚的,他们的个人主义文化很盛行,相对来说,对权利的边界在哪里,哪些是尊重他人的程度,哪些是我不能管的,以及不管是做好事还是坏事我不能影响他人,等等这种权利界限在他们的文化中很清楚。因此,这里的尊重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而我们中国的文化中是没有这个体(individual)概念的,我们只有个人(person)概念,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是在关系中建立自己的定位,比如我们以前介绍自己是谁家的孩子,现在介绍自己是哪个单位的,都是在一种关系中寻找自我,所以,我们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很紧密的,我们并没有非常清晰的个体权利边界。


一个有趣的例子是,中国人见面很喜欢打招呼:今天吃了没有?在西方,他们会觉得这是个私事,你是没有权利来干涉我吃了没有,而我也没有义务告诉你吃了没有。可是我们中国这是一种表达关心的方式,我们通过各种事情的混合来建立连接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尊重是强调身份关系的,比如孩子不能插嘴,这是一种身份体系下的规范,但是,在西方个体文化中,每个人的权利是一样的,互相都没有干涉对方说话的权利。


《正面管教》这本书的背景就是个体主义文化,对自由和规则有他们自己的一整套的认识,并且它们的代际之间关系是接力模式,小一辈是对老一辈是没有赡养义务的。但是中国的文化是不一样的,我们的模式是与他们建立关系的连接模式,在代际关系上,我们用的是反辅模式,也就是说老人将来的生活是孩子要去照顾的。再这样两种不同的文化中,我们对于尊重一词的理解是非常不一样的,没有好坏之分,但的确有差异。



此外,在强调坚定的时候,我们在纠错的时候由于没有个体与个体之间的界限,很多时候孩子犯的错误你都没有去区分,到底是他的态度问题呢,还是他的能力问题,或者我自己的理念问题。


比如说我们现在一回到家,就觉得孩子应该学习,状态就应该很好对不对?比如在认真写字。但是你要知道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孩子的问题,完全是你的问题,他根本就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写字不好所带来的不良后果,他也没有感受到坐姿不标准对未来的影响,他都没有这些问题,都是我们成人的问题。你都没有去梳理这个背后的逻辑,就要去孩子改变,那你一定会受到他很强有力的反抗。然后我们尝试用各种方法,结果呢,孩子也是各种方法对抗。


如果,要真的做到尊重孩子,家长需要首先考虑,我们对孩子真的平等了吗?我们允许他做出不符合我们预期的选择吗?我们允许他拥有和我们平等地权利吗?如果没有,那么温柔而坚定常常就会流于形式,而坚定变成让孩子成为你希望他成为的样子的借口。


其次,《正面管教》强调关注问题,这也是有美国的背景文化的。在西方的体系里,大家会觉得没有人能有权利去指出你的错误,或批评你,大家都会很谨慎。他们的氛围是一个赞美文化。那我刚刚到美国的时候就会明显感觉到,你走在路上陌生人都会来表扬你鞋子好看,衣服好看啊,也就是说,它的文化里很多很多这样的鼓励,所以美国碰到的问题是发现鼓励太多了,有些父母甚至会觉得自己根本不知道我的孩子在学校里怎么样,因为老师都只说好话。而孩子也已经习惯了接受鼓励,所以,他们开始强调要关注问题,这样才能更好的帮助孩子成长。


所以,在美国的“鼓励文化”下,《正面管教》提倡坚定地“关注问题”,这是很正确的,但是到了中国,我们本身就有“挑剔”的习惯的时候,如果还强调“关注问题”,其实是会适得其反的。所以我对《正面管教》评价不高的原因在于,如果你没有意识到中美两国这种文化的差异,没有意识到中国的挑剔文化,那在实践中就会产生很大问题。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特别善于发现问题和善于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一个民族,今天我在公共场合抱孩子的方法不对,路边的一个老太太都可以指出我的各种错误。我们不仅是跟孩子之间,陌生人跟陌生人之间也都受这种挑剔文化的影响。我们觉得这是帮助他人成长,我们用80%的时间在关注问题,我们相信解决问题才是成长的道路。


所以,在一个大家都比较挑剔,一直把问题作为关注点的文化中,如果你还强调“关注问题”,这就意味着孩子一直处于被挑剔的处境中,压力是很大的。在学校被关注问题,在家里也被关注问题,他没有美国孩子所享受的那个80%没有原则的赞美鼓励时间,他都在被寻找问题,即使你是很温柔的提醒,但是再怎么温柔,你依然是在找差错。孩子依然不爽。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家长用温柔而坚定的方法,到孩子一定的年龄就不管用了,因为你背后的挑错意识他时能感受到的,无论你是赞美还是鼓励,你的行为都告诉他:你只看到他的问题。温柔而坚定只是你的一个幌子而已。


最后,温柔而坚定对父母的要求也很高,在我们这种“挑剔文化”的氛围中,我们大多数人无论是在公共场合,还是在工作中,都是在被挑错的,这种情况下父母本身心情就不会太好,而回到家里看到孩子任何一个小错误,你都很难心情很愉悦。因此,温和而坚定在我看来是个特别虚伪的一个词。在面对孩子的时候,美国人的温和可能是真的,就是他就在那一刻控制一下火而已,然后我事后再去处理,我有很多发泄的途径。而我们呢,我们是出门就很火大,天天在压抑,所以在我看来温和你是做不到的,因为你本身就是带着挑剔的眼光去的,又没有个父母提供一个愉快的环境,整个社会发现孩子不好都责怪父母,所以,中国父母压力很大。



与美国文化不同的是,中国父母牺牲精神特别高,我们经常是牺牲自己的利益和乐趣去陪伴孩子,比如很多的夫妻在孩子出生后就开始分床而睡,但是美国的父母是不愿意为孩子做这么大的牺牲的。因为我们的付出感很强,所以,当孩子不如我们的意的时候,我们是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的,有时候憋出内伤,但是总有爆发的时刻,之后我们再内疚后悔。


在长期的不愉快中,父母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还要一直保持温和而坚定,谈何容易


所以要求父母温和而坚定是有三个前提的:第一,整个社会都要反思我们的个体权利边界,在给父母提要求的时候想想,这是不是父母的权利和义务的范围;第二,鼓励文化不能只用在家庭中,整个社会都需要更多看到大家的优点,更享受大家的成果,而不是盯着问题;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在关注孩子的同时,也请关注父母的身心愉悦,父母不快乐不愉悦,是很难做到温和而坚定的。


那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孩子家长都快乐,还能让孩子成长的特别好呢?


那就加我们能量逗课程专业客服的微信,参加我们本年度的线下培训


【悦纳自己,成就孩子——优势累计家庭教育法】

两天的线下培训,多次的体验课程,三个月的专题网络课程,一年的正能量陪伴,你会发现做父母其实又轻松又快乐,孩子还成长的特别自觉、自信还自立!



本文来源于甜甜圈合作伙伴能量逗,版权归能量逗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由微信公众号能量逗(微信号:能量逗授权。 


20
相关阅读
一位乐高迷家长的思考:乐高真的对我们的孩子有益吗?

乐高真的对我们的孩子有益吗?.

妈妈育儿手册 2 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