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岁 2.5-3岁 3-4岁 4-5岁 5-6岁 6-7岁 7-12岁

他办了半个世纪的展览,是早产儿的救命恩人,却被世人唾骂!

做了好事受到指责而仍坚持下去,这才是奋斗者的本色。

 1896年,德国柏林;1898年,英国伦敦

1900年,法国巴黎;1901年,美国纽约

1903年~1943年,美国康尼岛

上世纪90年代,有一位犹太人用了近半个世纪办了一场千夫所指的跨国展览,他的展览品不是奇珍异兽,不是古玩佳品,而是人,是那些尚未足月便来到世上的活生生的早产儿。

在举办展览的半个世纪里,他承受着无数人的谩骂与侮辱,“不尊重早产儿的尊严”“怎么能贪婪无耻到拿小孩子来当展览品”!

这样的骂名一直跟随着他,直到他去世后,却常常有许多怀抱着感恩之心的人来到他的坟前,为这位伟大而坚忍的男士献上鲜花。而这些人,正是那些曾经被Martin摆上展台的早产儿们。

Martin A. Couney,他是一位平凡的内科医生,但是他在那半个世纪的展览中做的那些事情,在向世界宣告着,他也是一位不平凡的新生儿科先驱!

在20世纪初期,那时候医疗卫生的水平还远远比不上现在,现在的医学甚至可以救活仅仅在母亲肚子里待了20多周的早产儿。可在那个时候,多数的早产儿被认为是“有缺陷的孩子”,几乎没有医生会对他们进行相应的治疗,而这些可怜的孩子,多数都会夭折。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每年成百上千个早产儿还来不及对世界说一声“你好”,便匆匆离开了人世。

来自德国的Martin看不下去了,他自己的女儿也是个早产儿,他知道早产儿的早期护理对于宝宝的生命有多重要。

而他的老师étienne Stéphane Tarnier在1980年发明了世界上第一个早产儿保温箱,他决定,要把这救命的工具带到全世界。Martin把新生儿保温箱带到了美国。

他向美国的各大医院宣传早产儿保温箱的重要作用,可是却没有一家医院愿意使用这东西。所有的专家、医生都说:“这是什么骗人的玩意儿!”“Martin是个骗子,这种玩具一样的东西怎么能用来救人”!

Martin几乎走访了美国的各大医院,可是似乎并没有人愿意接受他带来的保温箱,思虑再三,Martin决定,那就继续在美国办展览吧!

Martin要使用一种破釜沉舟的方式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无论如何,他都要拯救这些可怜的早产儿的生命。

1903年5月16日,美国第一个大型游乐场——Luna Park(月神公园)在Coney Island(康尼岛)开业,Luna Park开业的第一天就吸引了六万多游客,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络绎不绝的游客从各地来到Luna Park。

Martin觉得,这是个好地方,如果能在这里办他的早产儿展览,那一定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Martin找到Luna Park管理处,买下了一个摊位。

他打算在这里常驻,“既然你们都不接受我的想法和建议,那我就做给你们看,我带来的早产儿保温箱并不是玩具”,经过几天紧锣密鼓的布置,Martin的早产儿展台终于出现在人们面前。

Martin把十几个大大的保温箱搬到了展览馆里,像游乐园中其他展览一样,对游客打开了大门,游客们对这个门口写着“All the world loves a baby”的展览馆十分的好奇。

他们嬉笑着走进展览室,一进来,他们就都惊呆了,与其说这是个展览馆,说这是个诊所似乎会更准确一些。展览室里面摆着一排长相奇怪的“玻璃箱”。

每一个“玻璃箱”里面都有一个小宝宝躺着,他们多数时候都沉浸在梦乡中,时不时会动一动他们纤细的小脚丫,这些大大的“玻璃箱”就是最早期的早产儿保温箱,对于这些早产的宝宝们来说,就是生命的温床。

每个保温箱大概有1.5米高,由钢铁和玻璃组成,外面有一个热水器,通过一根管子将热气传输到保温室的婴儿床下方,保温箱内的温度由一个温度调节器控制,另外还有一根管子将外面的新鲜空气传输到保温室内,传进来的空气要先经过两道过滤程序才会最终传入保温箱,保温箱的顶部是一个类似于烟囱的装置,里面安装着一个小排风扇用于排出浑浊的空气。

展览馆里并不是只有宝宝躺在“玻璃箱”中,还有着穿着护士服的白衣天使(其中有一个是Martin的早产儿女儿)、专职医生和给宝宝喂食的奶妈。虽然这是个展览馆,但为了保护这些脆弱的小天使。

Martin用一根铁杆将人们与保温箱隔开,在那个美国医院还没有引进早产儿保温箱的时代里,一般的家庭根本无法承担早产儿私人护理的高昂费用(405美元/天),大部分的早产儿只能在父母温暖的怀抱中渐渐僵硬,离开人世。

已为人父的Martin深知这样的痛苦,自从他在Coney Island的展览馆开业以后,他便免费接收来自各地的早产儿,被送到Coney Island早产儿展览馆的宝宝们都能得到最健康的护理,他们被放置在温暖恒温的保温箱中,吮吸着奶妈们甜美营养的乳汁,享受着白衣天使们无微不至的照料。

为了让这些早产儿能更健康的成长,Martin特意请来了大厨给奶妈和护士们做营养餐,奶妈们如果吃了什么垃圾食品,那是要立刻被解雇的,护士们如果在展览馆吸烟饮酒,那也是要被辞退的。

进入到展览馆的游客们安静的看着这些熟睡中的宝宝,宝宝们被大大的白色衣服包裹着,还打上了漂亮的蝴蝶结,就像是上天赐予人们的礼物,他们还没长开的小脸,或许看上去并不美丽精致,却那么的惹人怜爱。

Martin的展览一开就是40年,每天都有慕名而来看早产儿展览的游客,可这本就是一个不循常理的展览,不免会招致一些人的误解与谩骂:“把早产儿当动物一样供人观赏,会不会太缺德了?!”很多医生、儿童慈善协会和一些“正义人士”叫嚣着要取缔这个展览,他们用恶毒的语言攻击着Martin。

可实际上呢?他们并没有做任何可以救助这些早产儿的事情。

Martin对于这些指责,从来都是一笑了之,他说我的孤独是站在整个世界的对立,我的幸福是我知道那是对的,我承担着生命的重量。”

40年的岁月里,他收着25美分/次的门票钱,在Coney Island护理着他最爱的宝宝们,奔走于美国各医院之间,宣传着早产儿保温箱的重要性,他收治了8000多个早产儿,其中85%以上的宝宝们活了下来。

在Martin的努力下,1939年,纽约才引入第一批早产儿护理设备,而这一年,距离Martin在Coney Island举办展览,已经过去了36年……

1950年,80岁的Martin含笑而逝,他知道,这么多年的努力终究还是没有白费,早产儿保温箱已经作为医院新生儿科不可或缺的医疗设备被各医院引入。在他去世后,那些被他帮助过的早产儿们来到他的坟前,为他献上花圈,他们点上蜡烛祈祷着,他能在天堂获得安息与幸福。

 "Life Begins at the Baby Incubator",虽然在Coney Island的早产儿展览早已落下了帷幕,可这句话永远留在了人们的心中。

在这个或许算不上很美好的世界上,总有些人做着不被世人所理解的事情,他们背负着这个世界上最美好也最沉重的东西,在孤独的道路上踽踽独行,一直到生命的尽头……

文章来源:Dizzy In Science


116
相关阅读
妈妈死亡123天,竟生出一对双胞胎,原来母爱真的可以跨越生死!

母爱的伟大是我们永远都想象不到的。.

育儿百科全书 9 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