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岁 2.5-3岁 3-4岁 4-5岁 5-6岁 6-7岁 7-12岁

25年前她通过试管生了俩娃,如今发现医生搞了个大阴谋!

可能他的梦想是做个····蒲公英?

今天的故事,和“试管婴儿”有关。“试管婴儿”并不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很多名人的宝宝都是在试管中形成胚胎,然后转移胚胎到子宫内着床、妊娠。

荷兰有一位单亲妈妈 Esther-Louise Heij就选择了这种方式孕育了她的两个孩子。

25年前,Heji结束了一段长达12年的恋爱。这12年间,她两次差点做了母亲,但是可惜的是两次怀孕都以死胎为结局悲伤收场。

两人分手的原因是否与此有关我们不得而知。但是Heji并没有因此就放弃做母亲的念想,她渴望有个孩子。

35岁的她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当单亲妈妈,使用供体精子做试管婴儿!

要知道在当时那个年代,这个决定是多么的勇敢。Heji宁愿不恋爱不结婚,靠自己工作来养孩子,她觉得不成问题。

但是在决定做试管婴儿的同时,Heji还有一个想法,孩子长大后,她想知道他们的父亲是谁。

她说:“在当时医院是不允许透露捐精者信息的。”

“但是我觉得这是孩子们的权利。我们来自哪里,我们的父母是谁——这些东西在任何人的生活中都很重要,我想尊重我的孩子。“

因此寻找一个合适的医疗机构,成为了头等大事,直到有一天,她听说鹿特丹附近的一家诊所可以满足她的要求。Heji立即赶往那里与医生进行了商讨。

“Jan Karbaat医生人很好很专业,”她说: “我和他讲了自己想独自抚养孩子的想法,他非常认真地倾听并给予我建议。

Heji说出了在孩子长大之后,希望医生能帮忙查询到父亲是谁的想法。

Jan Karbaat医生欣然答应,他愿意帮这个忙。

Jan Karbaat告诉Heij,他会找到一个身体属性与她的家庭类似的捐赠者。根据Heji提供的亲戚的照片,医生就肤色、发色等进行对比,选择一个将来可以跟踪联系到的人。

Heji在Jan Karbaat医生的帮助下,终于在1994年生下了第一个女儿Lotte。在这之前有9次失败的尝试,但是勇敢的Heji一直没有放弃,也算是皇天不负苦心人。

好事成双,1995年Heij的第二个宝宝Yonathan出生了,是个男孩,精子来自同一捐赠者。

两个孩子长得很像而且很可爱,Heji特别开心,她觉得自己的人生总算是完整了!

Heij和她的孩子住在荷兰的最南端,她自豪地告诉记者,他们居住的小镇在该国唯一的山上。

她说:“在山上开车驶向房子所看到的美景,在荷兰任何其他的地方都不可能看得到。”

Heji边工作边照顾儿女,得心应手,一家人日子就这么开开心心地过着...

孩子慢慢长大,Heji并没有隐瞒他们的身世。女儿对爸爸的事情完全无感,但是儿子Yonathan却不同,在他17岁的时候,他问:“我的父亲在哪?这很重要啊,尤其是对于一个男孩,我想知道他是谁,我有一些问题想问他。”

Heji当然尊重儿子的想法,因为她本来也有这个打算。于是在2011年,她带着Yonathan前往鹿特丹寻找亲生父亲的资料。

他们来到Jan Karbaat医生的医院,发现医院已经停止经营了!

更坏消息是:由于文件保存不善,记录已经无处可寻,很难找到当年的捐精者。原本已经计划好的事情,正在往艰难的方向发展。

因为这样就不找了吗?不能让儿子失望啊。他们不停地拨打电话和填写表格,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但是事情变得越来越蹊跷...

在寻找孩子父亲的过程中,他们发现来找Karbaat医生的不止他们一家。

“谣言很多,”Yonathan说:“有很多人说捐赠者就是Karbaat医生和医学生!!”有人洗出了医生的照片,对比自己孩子的五官、发色,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神似!

最令人不安的消息是,Jan Karbaat本人可能提供了不止一次精子用于试管婴儿!也就是说,可能有上百人,都是Karbaat医生的后代!

Heji一家陷入了震惊,Yonathan曾写信给Jan Karbaat求证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这件事情很快被媒体关注到了,荷兰电视台拍摄并播出了关于这个医院的记录片,提出了令人不安的猜测:

据他们调查估计,Karbaat医生可能用自己的精子孕育了200多名孩子!

Yonathan的家庭成为新闻争议的中心,最终,两个孩子都提供了DNA样本,同时另外的二十多个愤怒的相关家庭组成维权团体,要求Karbaat医生和孩子们进行DNA检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Karbaat医生的孩子。但Karbaat医生和他的家人以“保护隐私”为由,坚决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双方僵持不下,转眼到了今年4月。

89岁的Karbaat溘然长逝,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当事人就撒手了。最重要的是,Karbaat还留下遗嘱说:不要拿自己的遗体进行DNA检测。

Karbaat死前认为,这样自己的丑闻就不会被公布于世了。但是,在众人的坚决要求下,他去世后没多久,法院就派人去他家,拿走了他生前用过的牙刷等个人物品,提取DNA。

电视机前有很多同样遭遇的家庭在观看最近进展。


Yonathan说。 “我希望至少能找到一些兄弟姐妹,但我还是想知道我父亲是谁。不管怎样,他一定有一些好的品质。这是我身份中丢失的一部分,我想找出真相。“

在过去18个月中,许多家庭已经开始进行法律诉讼,希望对比DNA检测结果。但是由于“没有足够证据,证明Karbaat医生使用了自己的精子”所以Karbaat医生的DNA检测结果只能暂时保密。

除非原告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Karbaat医生是孩子的生父,法院才会对比他们的DNA。

这么多人中,有一个妹子向法官提供了充足的证据,她说服法官并成功拿到和Karbaat医生的DNA对比结果:她的确是Karbaat医生的后代。


这...真的是一毛一样!说不是亲生的都没人信!

其他人虽然不能获得法律许可,无法直接和Karbaat医生进行DNA对比,但是,他们可以和这个妹子的DNA进行对比,如果与她有无血缘关系,就能间接证明自己与Karbaat医生的关系了!

截止到一个月之前,已经有19人通过这种方式,证明了自己是Karbaat医生的后代。突然多了这么多兄弟姐妹,也是够奇妙的...据说Karbaat医生曾经私下跟人夸口,用自己的精子孕育了60多个孩子。

但实际数量究竟是多少,除了他自己…恐怕没人说得清……

网友的一句评论,可以说是神回复了:“厉害啊这医生,用这方法把自己种播的到处都是,可能他的梦想是做个……蒲公英?”

有人认为,Karbaat医生这样做是因为过于自恋,觉得自己的基因是最优秀的,也有人认为,他的诊所可能根本没有那么多精子储备量,他为了赚钱,索性用自己的精子去冒充,这位“蒲公英”医生的谎言,给许多家庭带来困扰,他很聪明同时在治疗时拥有权力,但是他却不懂得限制和要求自己,过分自我给其他人造成了伤害。




561
相关阅读
一位乐高迷家长的思考:乐高真的对我们的孩子有益吗?

乐高真的对我们的孩子有益吗?.

妈妈育儿手册 2 936